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潘氏宗亲网|潘氏研究...潘氏文昌网

集寻根问祖 潘氏宗亲资料收集介绍 仅供..... 门 ....族人阅览学习交流

 
 
 

日志

 
 

广州珠村潘氏断片130年族史待续  

2014-07-10 18:37:55|  分类: 广东潘氏大宗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珠村潘氏断片130年族史待续
2014年06月30日02:59  南方都市报

  “一门三舰长,二校一将军”,这些峥嵘岁月引起了潘剑明对族谱最原始的兴趣。

  曾经,族里每房都有一套族谱。上世纪60年代,全国破四旧,家家户户都要烧族谱。“大部分都被烧了,但也有几个胆子特别大的,偷偷将族谱埋在了地下。”

  藏了几十年没动过,等到拿出来时,有的被虫咬,有的因潮湿腐烂,没有一本完整,但持有者都惜如生命。

  今年6月16日,带着广东潘氏文化研究会及十万新丰潘氏族人的嘱托,广东潘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潘剑明到广州图书馆捐赠了两套去年刚刚重修过的潘氏族谱。

  根据族谱,天河区珠村潘氏一族的历史能追溯到870年前的南宋时期。对于族中历史,今年48岁的潘剑明花了近20年时间,在如水的岁月里深耕细挖。

  遗憾的是,从1882年后,族谱未再续修,最近130多年的宗族历史断片了。作为天河珠村潘氏一族第22代后人,潘剑明“天天都在想着续修!”

  缘起 祖辈风云史

  小时候的潘剑明对“族谱”没有任何概念,但祖父的一位兄长的威水史,却早已在他幼小的心里生根发芽。

  这位让潘剑明自小思慕的伯公,名为潘文治,据说是孙中山的生死之交、曾任国民革命军海军舰队总司令。潘文治的弟弟潘文绚、潘文谱,当时也在海军中任舰长。“一门三舰长,二校一将军”成为当地一时佳话。而潘文谱则正是潘剑明的祖父。

  长大后的潘剑明听说,族人中还有6套族谱。不过,在地下埋了几十年没动过,拿出来时,已不再完整,但持有者都惜如生命。

  “最大方的一名族人叫潘英山,但他也只肯借给对村志有研究的族人看。”1998年,潘剑明从这位族人手中第一次触摸到了族谱。可惜的是,以古文书写的族谱“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字睇唔明”,而且,族谱里竟然没有关于潘文治的记载。

  显然,这份族谱并没有引起潘剑明太大的兴趣,他神往的依旧是他的伯公。

  追寻 一门三舰长

  1986年,番禺县的县志办准备写县人物志,派人到解放前属其辖区的珠村了解潘文治的事迹。潘剑明的父亲召集了村里8名老人,讲述潘文治当年的事迹。

  时间拉回到1924年,黄埔军校开学后,因为潘文治的原因,珠村成为军校的训练基地,数百名学生每日在珠村训练,下雨时就驻扎在村中祠堂的明德堂里。当年11月8日起,第一期第一总队学生在珠村进行毕业演习,指挥部设在珠村的北帝庙里。因为潘文治的特殊身份,潘宅里宾客盈门,蒋介石、廖仲恺、胡汉民、许崇智等都是常客。

  这些历史让听故事的潘剑明入了迷。

  当听说县志办的资料还不够充分时,潘剑明主动请缨,拿着县志办开的证明,花了一个月时间走访了天河玉树、车陂、石牌等村。“只要听说哪位父老知道伯公的事迹,我就找上门去。”听说潘文治兼任过东莞虎门要塞司令,他还专程踏上了那片土地。

  一个个片断式的故事让潘剑明越发好奇潘文治的一生。县志办的任务完成了,他追寻伯公的脚步却一发不可收拾。

  此后5年,他走访了30多名父老乡亲,写了近5万字笔记。翻阅了图书馆里所有关于民国海军的史料。图书馆的资料收集完毕后,他又开始转战各种书摊。

  前后花了近20年时间,他终于看清了伯公一生大致的轨迹。

  1882年出生的潘文治,有9兄妹,他排行第三。1917年7月,他从英国留学归来,被任命为豫章舰舰长,支持孙中山的护法战争。1924年,他出任大元帅府海军练习舰队司令。1927年10月,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海军处改组为舰队司令部,潘文治再任总司令兼任虎门要塞司令,擢升海军中将(当时为海军最高军衔)。孙中山逝世后,潘文治无意与蒋介石合作,他以“不理世事”为借口,去了杭州的灵峰寺出家,法号“曾觉”。抗战胜利前夕,潘文治回到珠村投身教育,创办了禺东小学(后为东圃小学)和珠村小学。

  除了这些,各类书籍中还藏着另外一些不为人所道的家族革命史,这让潘剑明如获至宝。“原来,潘文治是第八期黄埔水师堂的毕业生,我的爷爷潘文谱是第十期毕业生,还有二伯公的儿子和六伯公潘文绚则是烟台水师学堂同一期的毕业生。”潘文绚和潘文谱在海军中也担任过舰长,“一门三舰长,二校一将军”由此而来。

  探根 我是第几代

  2000年,潘剑明的寻访之路发生了变化。

  有老村民提醒,族谱里可能会记载这些族人的资料。潘剑明转身就去了中山图书馆。因为按“例规”,族谱每次重修后,需送一套到国书馆保管,中山图书馆解放前正是叫“国书馆”。果然,他如愿找到一套族谱。可惜,这套族谱里依旧没有关于潘文治的记载。

  潘剑明花了1000元将族谱复印成两份,又花了800元包装成册。一套他自己留下,另一套送到了珠村供公众查看。

  “我的祖先来自哪里,村里的叔伯兄弟到底有多亲,是从哪一代开始同一个太公的,我又是第几代后人,族谱里为什么没有记载伯公潘文治?”这些一直“蒙查查”的脉落关系点燃了他心中对“根”的好奇。

  寻根首先从看懂族谱开始,“没标点符号,都是古文,还有很多字现在都不用了。”潘剑明一头扎进了族谱的世界。每遇到不认识的字,他专程去请教族中老人,还曾不下50次前往海珠区找擅长写古诗的羊城诗社社长梁寅请教族谱中文字的含义。花了两年时间,他才对族中近870年的历史有了大致了解。“但其实到现在,族谱中也还有一些内容没弄清楚。”

  始祖 南宋一府尹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