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潘氏宗亲网|潘氏研究...潘氏文昌网

集寻根问祖 潘氏宗亲资料收集介绍 仅供..... 门 ....族人阅览学习交流

 
 
 

日志

 
 

转载:通过潘氏族谱看山西杨家将的真实性  

2012-06-15 12:42:46|  分类: 全国潘氏族谱集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过潘氏族谱看山西杨家将的真实性

       在山西清徐县大吴村有个叫潘家骏的,他家收藏有宋代潘氏族谱一本,这是一本丝绸版的《潘氏族谱》,潘氏家族世代为相,潘氏家族世代为相,相信该谱可谓货真价实。
       翻开族谱,只见“始祖潘嶙,字国荣,以军校戊常山(今河北正定、石家庄一带),后迁大名,长子:潘美(925--991);北宋检校太师、忠武军节度使,字仲询,大名(今河北)人。宋初,从太祖平定叛臣李重进,率军灭南汉、南唐、北汉,其功居多。雍熙三年(986年)北伐,因攻辽时指挥失当,致名将杨业被俘绝食而死。旋以业妻佘氏劾,削职三等。后加至同平章(宰相)。卒年六十七岁,赠中书令,谥武惠。真宗咸平(999年)二年,配飨太宗讥庭,追封郑王。”
        从潘氏族谱反观,杨业死因确系潘氏所致,因当时潘美是主统帅潘氏族谱并未将责任推于监军王侁,但监军王侁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说在当时的朝野中党派不一,加上当时的信息通信落后,为争功好胜鲁莽行事,起疑心极重,监军王侁以各种理由借口可以更改意愿。当得知杨业受困王侁向潘美上报时更改杨业部队的情况,从而造成杨继业战死沙场,杨业妻佘氏告御帐也确有其事,而潘美因此降职也为事实。
        潘美对于宋氏王朝来说,是忠臣,并无反叛之事,因身为统帅但对于杨业的死因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北汉时期自由发展中的山西人,对宋朝的重捐斌税很不满意,并有消极抵抗之行为。《杨家将传说故事》是民间广泛流传并通过山西杨家将悲残结局和所遇不公所做的泄愤。山西杨家将因此而走红全国,世代流传并成为各个阶段统治阶级的爱国宣传内容。
        杨家将文化,是历史文化,是大众文化,是和谐文化,是爱国文化,是越历史和现实的具有高尚的人文道德文化,坚持这一文化基源,是宣传国家富强和发展一项有教育意义的文化。
                  山西省杨氏文化促进会     杨安生   2011年4月8日


杨业、王侁争执的地点究竟在哪里?

来源:高坡 新浪博客

杨业与王侁争执的地点在哪里,主要的说法有两种:
    一种是代州,主要依据是《杨业传》。
    另一种是朔州狼牙村,主要依据有《续资治能鉴》。 
 
    这两种说法到底哪一种符合实际?

   

    雍熙三年(986年)二月,宋军分东、中、西三路北伐。西路军潘美为云、应路行营都部署,云州观察使杨业副之,“分道出雁门”,攻取山西北部各地。东路为主力由曹彬率领出雄州,攻涿州、往幽州,中路由田重进率领出飞狐,攻取河北北部和山西东北部各地。起初各路进展顺利,潘美率领西路军前后不到一个月攻下寰、朔、云、应等州。田重进的中路军也由定州出发,攻下飞狐、灵丘、蔚州等。曹彬的东路军攻下了固定、涿州。后来,由于东路军的冒进,五月,庚午(初三),曹彬于岐沟关大败。

 

   《宋史·杨业》记载;会曹彬之师不利,诸路班师,美等归代州。
    未几,诏迁四州之民于内地,令美等以所部之兵护之。时契丹国母萧氏与其大臣耶律汉宁、南北皮室及五押惕隐领众十余万,复陷寰州。业谓美等曰:“今辽兵益盛,不可与战。朝廷止令取数州之民,但领兵出大石路,先遣人密告云、朔州守将,俟大军离代州日,令云州之众先出。我师次应州,契丹必来拒,即令朔州民出城,直入石碣谷。遣强弩千人列于谷口,以骑士援于中路,则三州之众,保万全矣。”侁沮其议曰:“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但趋雁门北川中,鼓行而往。”文裕亦赞成之。业……将行……因指陈家谷口曰:“诸君于此张步兵强弩……”美即与侁领麾下兵阵于谷口……业力战,自午至暮,果至谷口……马重伤不能进,遂为契丹所擒……乃不食,三日死。

   

    从以上的“美等归代州……业谓美等曰……但领兵出大石路……俟大军离代州”来看,杨业与王侁争执时是在代州。但进一步分析,事实并非如此。
  

   《杨业传》中的“美等归代州”既可说到了代州,也可以说在回代州途中,并不肯定潘美等一定是在代州。
    虽然《辽史·耶律斜轸》也有“继业陷山西诸郡,各以兵守,自屯代州”,说明在曹彬兵败和朝廷令班师时杨业在代州,但我们从《杨业传》这段记载看,杨业与王侁发生争执后,率兵往朔州遇伏,也就是说杨业实际还没有实施边民内迁被擒“不食,三日死”,也就应该没有杨业死几天后的“壬午,徙山后诸州降民至河南府、许、汝等州”的事,这与《宋史本纪》和《续资治通鉴》记载不相符。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边民是当时攻下四州时内迁的。可《宋史本纪》记载,“癸酉,潘美遣使部护送应、朔二州将吏耆老等赴阙”,而不是“山后诸州降民”。
    也许还有人会说,这些边民是太宗在下诏班师时,由潘美等护送回来的。可仔细一想,当时只是诏命班师,谁敢违背朝廷旨意,擅自把边民护送回来,即是护送回来了又如何安置。既然边民当时已护送回来,太宗又何须再次下诏“令以所部之兵护”边民呢?
    因上可见,杨业在潘美败于飞狐或太宗诏班师不久就出了代州,他与王侁争执发生于护送边民内迁之中,而不是护送边民内迁之前。

 

    《续资治通鉴》记载:“辽诸路兵马都统耶律色珍将兵十万至安定西,知雄州贺令图遇之,败绩,南奔。色珍追及,战于五台,死者数万人。明日,攻陷蔚州。令图与潘美帅师往救,与色珍战于飞狐,南师又败。于是浑源、应州之兵皆弃城走,色珍乘胜入寰州,杀守城吏卒千馀人。”“潘美既败于飞狐,乃与杨业引兵护云、朔、寰、应四州民南徙。至朔州狼牙村,闻契丹已陷寰州”。《宋史·本纪》也有记载载:五月庚午,曹彬之师大败于岐沟关……丙子,召曹彬、崔彦进、米信归阙,命田重进屯定州,潘美还代州。徙云、应、寰、朔吏民及吐浑部族,分置河东、京西。会契丹十万众复陷寰州,杨业护送迁民遇之,苦战力尽,为所禽,守节而死。

    这也说明,潘美在飞狐兵败和受令班师后,直接到了引兵护云、朔、寰、应四州民南徙朔州狼牙村,潘美等并没有回到代州。

     

    再者,《杨业传》记载,杨业在走朔州时,“因指陈家谷口曰:‘诸君于此张步兵强弩,为左右翼,俟业转战至此,即以步兵夹击救之,不然无遗类矣。‘美即与侁领麾下兵阵于谷口”。如果当时在代州,代州距离朔州狼牙百多里时,这一带又是高山,杨业怎么能够在出兵时,指着离代州有一百多里远的陈家谷口而说呢?潘美与王侁又从何处到陈家谷的,又怎么能计算杨业在什么时间会到陈家谷?
    

    也有人在文章中说,他们是一同到狼牙村后,杨业才指着陈家谷说了那番话的。这种说法显然不符合实际,因为,《杨业传》中明明说的是王侁主张“鼓行而往”雁门北川中。
    再说潘美等败于飞狐后,宋军在“浑源、应州者,皆弃城走”,辽十万大军也乘胜入了寰州。而应州又离寰州至少有一百华里,云州离应州更远,有一百多华里,云州到狼牙村将近约三百华里,从时间和整个形势看,潘美和杨业要从代州再次进入云应等州去护民内迁显然已不可能。      
    从地理位置上看,杨业与王侁争执时也不是在代州。
 
    上述种种表明,杨业与王侁争执时不是在代州,而应该是《续资治通鉴》说的在狼牙村。这与《辽史》记载的辽军乘胜入寰州基本一致,与《宋史·本纪》说的“杨业护送迁民遇之,苦战力尽,为所禽,守节而死”相吻合,也只有当时护送边民到了狼牙村,才有“秋七月,壬午,徙山后降民至河南府、许汝等州”, 
    据有关资料,狼山屯在朔州南,约十八里。石碣谷在狼山屯南约三十里, “亦是南通忻、代二州之道”。陈家谷在石碣谷东南十里,杨业与王侁在狼山屯争论,才可能指着陈家谷而曰“诸君于此张步兵强弩”。

     

    综上所述,杨业、王侁争执的地点不是在代州,而是在朔州狼牙村。

来源;互联网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