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潘氏宗亲网|潘氏研究...潘氏文昌网

集寻根问祖 潘氏宗亲资料收集介绍 仅供..... 门 ....族人阅览学习交流

 
 
 

日志

 
 

【引用】一座可以不让潘洁过劳死的城市  

2011-05-17 19:42:27|  分类: 天下杂谈奇谈 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25岁的美女,拥有硕士学历,受到上帝的眷顾,毕业后来到一家世界500强驻上海办事处工作,这份经历足以令不少需要与农民工PK还未必找到一份谋生差事的大学生羡慕。

    不幸的是,这个潘洁的女孩,受到天堂的召唤,最终叩开了地狱之门。

    她生前在上海普华永道上海办事处初级审计员的职位上,像很多上进的白领青年那样,试图利用这个绝佳的职业平台,牢牢扼住命运的喉咙,终被命运扼杀在梦开始的地方。

    她因过度劳累于2011年4月10日晚,因急性脑膜炎不治身亡。

累计加班超过10小时,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工作日的加班时间在2小时以上。 也许,每个人被快速奔驰的时代车轮逼使,急速行进,胜出者有宝马香车豪宅,有尽享优渥物质生活的可能,落伍者则被无情地碾于轮下,不偿命。 甚至,奔跑成了人生的全部,很多人忘记了为神马奔跑——身体丢一边,恋爱丢一边,亲情丢一边,友谊丢一边,直至休息丢一边。潘洁说:在公司吃外卖,真心想吃顿住家饭……潘洁还说:世界睡眠日……太讽刺了。 这是潘洁留给当代人的尖利警钟,您听到了吗? 相对于竞争激烈、经济发达的上海,偏安祖国西南的成都总是以一种诱人的安逸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个人均收入远不如上海、北京的城市总是被媒体誉为“中国最幸福之城”。 假如潘洁选择成都,也许会有另外一种人生——成功的概率降低,活下去甚至幸福生活的可能大增。 前段时间,受当地网管办的邀请,我再度踏上了这个流行安逸和慢生活的城市。 在成都,俺得到了一个很富有成功学色彩的称号——影响中国十大人物。其实俺连自己老婆都影响不了,不知怎么就影响了中国。这显然是一种鞭策。 网管办的朋友们为我们这些人摆一个谈论幸福的龙门阵。名字都透着成都人特有的灵秀和恬淡——花间论道。 在以后短短的访问中,再度感到一种不同人生观的强烈撞击。 这个备受上苍眷顾的地方。自古风调雨顺,物产丰饶,加上道路崎岖,老庄哲学便得以生根发芽,当地人也就自然认同工作为生活,挣钱为休闲,奋斗为安

    她在人生最后的围脖中写道:各个都说,别干了。

    网上一片唏嘘,上万网友点蜡送行。但愿天堂里没有超负荷的职场压力,没有超时加班,没有过劳死。

    潘洁代表了当代年轻人一种流行生活方式。为了所谓的前途、成功,他们义无反顾,前赴后继,以透支生命为代价,试图通过顽强的个人奋斗早日过上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

   在这个就业竞争无比惨烈,贫二代上升通道无比狭窄的年代,潘洁的追求合乎逻辑,甚至合乎主流价值观——不牛逼,毋宁死。

    然而,没有健康,一切瞬间成为泡影——人世间的杯具莫过于此,梦还在,人没了。

    潘洁只是拼一代的典型代表。甚至可以说,一个潘洁倒下去,还会有千万个潘洁站起来。

累计加班超过10小时,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工作日的加班时间在2小时以上。 也许,每个人被快速奔驰的时代车轮逼使,急速行进,胜出者有宝马香车豪宅,有尽享优渥物质生活的可能,落伍者则被无情地碾于轮下,不偿命。 甚至,奔跑成了人生的全部,很多人忘记了为神马奔跑——身体丢一边,恋爱丢一边,亲情丢一边,友谊丢一边,直至休息丢一边。潘洁说:在公司吃外卖,真心想吃顿住家饭……潘洁还说:世界睡眠日……太讽刺了。 这是潘洁留给当代人的尖利警钟,您听到了吗? 相对于竞争激烈、经济发达的上海,偏安祖国西南的成都总是以一种诱人的安逸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个人均收入远不如上海、北京的城市总是被媒体誉为“中国最幸福之城”。 假如潘洁选择成都,也许会有另外一种人生——成功的概率降低,活下去甚至幸福生活的可能大增。 前段时间,受当地网管办的邀请,我再度踏上了这个流行安逸和慢生活的城市。 在成都,俺得到了一个很富有成功学色彩的称号——影响中国十大人物。其实俺连自己老婆都影响不了,不知怎么就影响了中国。这显然是一种鞭策。 网管办的朋友们为我们这些人摆一个谈论幸福的龙门阵。名字都透着成都人特有的灵秀和恬淡——花间论道。 在以后短短的访问中,再度感到一种不同人生观的强烈撞击。 这个备受上苍眷顾的地方。自古风调雨顺,物产丰饶,加上道路崎岖,老庄哲学便得以生根发芽,当地人也就自然认同工作为生活,挣钱为休闲,奋斗为安

   一项由新民晚报与智联招聘联合发起的白领加班调查显示,93.24%的上海白领加过班;除节假日外,工作日晚上加班是家常便饭,69.6%的白领有过这种经历;35.1%的受访白领每周累计加班超过10小时,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工作日的加班时间在2小时以上。

    也许,每个人被快速奔驰的时代车轮逼使,急速行进,胜出者有宝马香车豪宅,有尽享优渥物质生活的可能,落伍者则被无情地碾于轮下,不偿命。

    甚至,奔跑成了人生的全部,很多人忘记了为神马奔跑——身体丢一边,恋爱丢一边,亲情丢一边,友谊丢一边,直至休息丢一边。潘洁说:在公司吃外卖,真心想吃顿住家饭……潘洁还说:世界睡眠日……太讽刺了。

累计加班超过10小时,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工作日的加班时间在2小时以上。 也许,每个人被快速奔驰的时代车轮逼使,急速行进,胜出者有宝马香车豪宅,有尽享优渥物质生活的可能,落伍者则被无情地碾于轮下,不偿命。 甚至,奔跑成了人生的全部,很多人忘记了为神马奔跑——身体丢一边,恋爱丢一边,亲情丢一边,友谊丢一边,直至休息丢一边。潘洁说:在公司吃外卖,真心想吃顿住家饭……潘洁还说:世界睡眠日……太讽刺了。 这是潘洁留给当代人的尖利警钟,您听到了吗? 相对于竞争激烈、经济发达的上海,偏安祖国西南的成都总是以一种诱人的安逸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个人均收入远不如上海、北京的城市总是被媒体誉为“中国最幸福之城”。 假如潘洁选择成都,也许会有另外一种人生——成功的概率降低,活下去甚至幸福生活的可能大增。 前段时间,受当地网管办的邀请,我再度踏上了这个流行安逸和慢生活的城市。 在成都,俺得到了一个很富有成功学色彩的称号——影响中国十大人物。其实俺连自己老婆都影响不了,不知怎么就影响了中国。这显然是一种鞭策。 网管办的朋友们为我们这些人摆一个谈论幸福的龙门阵。名字都透着成都人特有的灵秀和恬淡——花间论道。 在以后短短的访问中,再度感到一种不同人生观的强烈撞击。 这个备受上苍眷顾的地方。自古风调雨顺,物产丰饶,加上道路崎岖,老庄哲学便得以生根发芽,当地人也就自然认同工作为生活,挣钱为休闲,奋斗为安

    这是潘洁留给当代人的尖利警钟,您听到了吗?

   相对于竞争激烈、经济发达的上海,偏安祖国西南的成都总是以一种诱人的安逸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个人均收入远不如上海、北京的城市总是被媒体誉为“中国最幸福之城”。

    假如潘洁选择成都,也许会有另外一种人生——成功的概率降低,活下去甚至幸福生活的可能大增。

累计加班超过10小时,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工作日的加班时间在2小时以上。 也许,每个人被快速奔驰的时代车轮逼使,急速行进,胜出者有宝马香车豪宅,有尽享优渥物质生活的可能,落伍者则被无情地碾于轮下,不偿命。 甚至,奔跑成了人生的全部,很多人忘记了为神马奔跑——身体丢一边,恋爱丢一边,亲情丢一边,友谊丢一边,直至休息丢一边。潘洁说:在公司吃外卖,真心想吃顿住家饭……潘洁还说:世界睡眠日……太讽刺了。 这是潘洁留给当代人的尖利警钟,您听到了吗? 相对于竞争激烈、经济发达的上海,偏安祖国西南的成都总是以一种诱人的安逸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个人均收入远不如上海、北京的城市总是被媒体誉为“中国最幸福之城”。 假如潘洁选择成都,也许会有另外一种人生——成功的概率降低,活下去甚至幸福生活的可能大增。 前段时间,受当地网管办的邀请,我再度踏上了这个流行安逸和慢生活的城市。 在成都,俺得到了一个很富有成功学色彩的称号——影响中国十大人物。其实俺连自己老婆都影响不了,不知怎么就影响了中国。这显然是一种鞭策。 网管办的朋友们为我们这些人摆一个谈论幸福的龙门阵。名字都透着成都人特有的灵秀和恬淡——花间论道。 在以后短短的访问中,再度感到一种不同人生观的强烈撞击。 这个备受上苍眷顾的地方。自古风调雨顺,物产丰饶,加上道路崎岖,老庄哲学便得以生根发芽,当地人也就自然认同工作为生活,挣钱为休闲,奋斗为安

    前段时间,受当地网管办的邀请,我再度踏上了这个流行安逸和慢生活的城市。

    在成都,俺得到了一个很富有成功学色彩的称号——影响中国十大人物。其实俺连自己老婆都影响不了,不知怎么就影响了中国。这显然是一种鞭策。

    网管办的朋友们为我们这些人摆一个谈论幸福的龙门阵。名字都透着成都人特有的灵秀和恬淡——花间论道。

一个25岁的美女,拥有硕士学历,受到上帝的眷顾,毕业后来到一家世界500强驻上海办事处工作,这份经历足以令不少需要与农民工PK还未必找到一份谋生差事的大学生羡慕。 不幸的是,这个潘洁的女孩,受到天堂的召唤,最终叩开了地狱之门。 她生前在上海普华永道上海办事处初级审计员的职位上,像很多上进的白领青年那样,试图利用这个绝佳的职业平台,牢牢扼住命运的喉咙,终被命运扼杀在梦开始的地方。 她因过度劳累于2011年4月10日晚,因急性脑膜炎不治身亡。 她在人生最后的围脖中写道:各个都说,别干了。 网上一片唏嘘,上万网友点蜡送行。但愿天堂里没有超负荷的职场压力,没有超时加班,没有过劳死。 潘洁代表了当代年轻人一种流行生活方式。为了所谓的前途、成功,他们义无反顾,前赴后继,以透支生命为代价,试图通过顽强的个人奋斗早日过上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 在这个就业竞争无比惨烈,贫二代上升通道无比狭窄的年代,潘洁的追求合乎逻辑,甚至合乎主流价值观——不牛逼,毋宁死。 然而,没有健康,一切瞬间成为泡影——人世间的杯具莫过于此,梦还在,人没了。 潘洁只是拼一代的典型代表。甚至可以说,一个潘洁倒下去,还会有千万个潘洁站起来。 一项由新民晚报与智联招聘联合发起的白领加班调查显示,93.24%的上海白领加过班;除节假日外,工作日晚上加班是家常便饭,69.6%的白领有过这种经历;35.1%的受访白领每周

   在以后短短的访问中,再度感到一种不同人生观的强烈撞击。

    这个备受上苍眷顾的地方。自古风调雨顺,物产丰饶,加上道路崎岖,老庄哲学便得以生根发芽,当地人也就自然认同工作为生活,挣钱为休闲,奋斗为安逸的活法。

   和多数现代化都市不同,这里的人显得随遇而安,哪怕只有几亩薄田也能营造出田园牧歌,哪怕开着奇瑞QQ也照样能郊外踏青,哪怕收入追不上物价,姑娘小伙也能将自己装点得时尚前卫。

累计加班超过10小时,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工作日的加班时间在2小时以上。 也许,每个人被快速奔驰的时代车轮逼使,急速行进,胜出者有宝马香车豪宅,有尽享优渥物质生活的可能,落伍者则被无情地碾于轮下,不偿命。 甚至,奔跑成了人生的全部,很多人忘记了为神马奔跑——身体丢一边,恋爱丢一边,亲情丢一边,友谊丢一边,直至休息丢一边。潘洁说:在公司吃外卖,真心想吃顿住家饭……潘洁还说:世界睡眠日……太讽刺了。 这是潘洁留给当代人的尖利警钟,您听到了吗? 相对于竞争激烈、经济发达的上海,偏安祖国西南的成都总是以一种诱人的安逸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个人均收入远不如上海、北京的城市总是被媒体誉为“中国最幸福之城”。 假如潘洁选择成都,也许会有另外一种人生——成功的概率降低,活下去甚至幸福生活的可能大增。 前段时间,受当地网管办的邀请,我再度踏上了这个流行安逸和慢生活的城市。 在成都,俺得到了一个很富有成功学色彩的称号——影响中国十大人物。其实俺连自己老婆都影响不了,不知怎么就影响了中国。这显然是一种鞭策。 网管办的朋友们为我们这些人摆一个谈论幸福的龙门阵。名字都透着成都人特有的灵秀和恬淡——花间论道。 在以后短短的访问中,再度感到一种不同人生观的强烈撞击。 这个备受上苍眷顾的地方。自古风调雨顺,物产丰饶,加上道路崎岖,老庄哲学便得以生根发芽,当地人也就自然认同工作为生活,挣钱为休闲,奋斗为安

   每一次,我都会被这样悠游自在同化,自动放慢脚步,欣赏美丽风景,感受春暖花开。

   假如潘洁活在成都,也许会将超时加班的时间,去恋爱,去饕餮,去出游,甚至呆在家里陪伴父母,尽享天伦。

   假如潘洁活在成都,也许会自然抛弃牢固的功利枷锁,有时间去感悟奋斗的真谛:时间是用来享受人生,结识朋伴、福至心灵的,而这并不需要我们每天都去忙碌挣钱,都去与同辈生死相搏。

逸的活法。 和多数现代化都市不同,这里的人显得随遇而安,哪怕只有几亩薄田也能营造出田园牧歌,哪怕开着奇瑞QQ也照样能郊外踏青,哪怕收入追不上物价,姑娘小伙也能将自己装点得时尚前卫。 每一次,我都会被这样悠游自在同化,自动放慢脚步,欣赏美丽风景,感受春暖花开。 假如潘洁活在成都,也许会将超时加班的时间,去恋爱,去饕餮,去出游,甚至呆在家里陪伴父母,尽享天伦。 假如潘洁活在成都,也许会自然抛弃牢固的功利枷锁,有时间去感悟奋斗的真谛:时间是用来享受人生,结识朋伴、福至心灵的,而这并不需要我们每天都去忙碌挣钱,都去与同辈生死相搏。 人生观比人生大,活法比活着重要。 人生是一张单程机票,一旦上路,你就无法回头。 如果你在惨烈的拼搏中,感到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请记住一定到成都来。 远离玩命,珍爱生活。

    人生观比人生大,活法比活着重要。

    人生是一张单程机票,一旦上路,你就无法回头。

    如果你在惨烈的拼搏中,感到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请记住一定到成都来。

   远离玩命,珍爱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60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