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潘氏宗亲网|潘氏研究...潘氏文昌网

集寻根问祖 潘氏宗亲资料收集介绍 仅供..... 门 ....族人阅览学习交流

 
 
 

日志

 
 

深圳宝安潘氏:荜路蓝缕拓新土  

2011-01-03 00:36:02|  分类: 广东潘氏大宗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宝安潘氏:荜路蓝缕拓新土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广东潘氏宗亲网

 怀德潘氏宗祠

深圳宝安潘氏:荜路蓝缕拓新土
            
            “如果你不了解在你出生以前发生的事情,你始终只能是个孩子。如果人类的生活不与其祖先的生活结合起来,并被置于历史的氛围中,那么,这种生活又有什么价值呢?”这是西塞罗在《演说家》中的一段话。
            个体的生命是这样。
            群体的生命也是这样。
            也就是这样,人类有了历史。
            
            公元2006年7月的一天,从罗湖到宝安的滨海路上,车子在飞驰。两旁鳞次栉比的高楼、瞬息万变的广告牌、川流不息的车河,都在讲述一个国际大都市的精彩腾飞;而让这块土地有了自己的灵性与光芒的,却是那些潮水般涌来的外来工、移民者,他们成为这座城市的奠基者,他们是这个时代的见证者。
            在梳理宝安历史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宝安的历史就是一部移民史,就是一个个家族迁徙、发展、壮大的历史,也许我们看不到个体多么鲜活的生命力,但一个望族大姓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被忽略的。
            我们把时间推回到八百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就可以看见广东按察御史、秘书阁大学士潘仝的长子潘仲鉴挈妇携子地走来了……
            
            从远古走来
            潘氏世系溯源可谓久远。据《荥阳潘氏家谱》记载,潘氏源于西周姬姓,原籍陕西。因其一支封于河南荥阳潘地,遂改姓为潘。潘姓在河南分成若干支系,其中一支分向河北大名,数支分往江苏、江西、福建及广东各地。
            在宝安潘氏十六世祖潘颖田诗中云:“宋季播迁散岭南,卜居福永近潮唉。择移蛋蓢早飞腾,理学紧书犹贡士。”这首诗大体上反映了宋代宝安这支潘氏南迁的时间及过程。潘氏先人由河南迁至岭南,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起初荥阳潘氏四十五世祖潘若思赴江西临川做官,后举家移居江西宜黄。传至五十九世祖潘子荣,迁居江西南城,七十二世祖潘尚松,任广东潮阳县尹,致仕后留寓福建汀州,“见其山川秀丽,遂卜居之”。到了七十七世祖潘仲鉴,与五弟潘任率兵“至项山剿寇”,之后,潘任卜居长宁;潘仲鉴则寓居南雄,因为剿寇有功,授于光禄大夫,镇闽粤南澳等处,总兵加一级。
            南宋淳佑年间(124l—1252),适逢天下大乱,岭南多难,民不堪命。于是,潘仲鉴告别南雄,携妻儿举家南迁,首先到达明代称之为广州右卫的南海县,不久又迁至东莞县靖康场,最后定居于东莞学前。潘仲鉴在清湖买了400多亩山地,并开始设家庙,立宗祠。
            从河南荥阳出发,经江西临川、宜黄、南城,福建汀州,广东南雄、南海一路走来,然后在东莞县的靖康场、学前一带寻寻觅觅,终于在清湖停下了漂泊的脚步,开始荜路蓝缕创家园的辉煌历史。
            潘仲鉴被奉为宝安潘氏的始祖,娶刘氏为妻,生了四个儿子。元代初年,潘仲鉴去世,与其妻合葬于东莞清湖大朗山。
            潘仲鉴死后,其长子潘英年为守父业,从学前迁居清湖,形成清湖潘氏思训堂一系;次子潘英甲迁居福永怀德村;三子潘英华与四字潘英翰迁居惠州。
            迁居福永怀德乡的潘英甲,筚路蓝缕,开基立村,被尊为宝安潘氏一世祖。他为人忠厚,乐天知命,好行善德,娶徐氏,生了四个儿子:潘文峰(名凤池)、潘章峰、潘彦峰、潘遐峰。
            二世祖潘文峰,据《祭文峰祖墓启》记载,他“多厚德之贻,外举内修”,其夫人邓氏“尽襄成之事”,他们仅有一个儿子,叫宏子;潘宏子娶陈氏,生了四个儿子:长子潘礼和,次子潘礼敬,三子潘礼智,四子潘礼信。
            宝安潘氏传到第四代,形成礼和、礼敬、礼智、礼信四大房。后人在评述潘宏子时说:“榜山公承二世之箕裘,开万年之奕也,四男分派,两族繁昌,皆公贻也。”所谓两族,即指怀德和万家蓢两支。
            元末,四世祖潘礼智深虑家族人口日渐繁多,囿于怀德一地不足以施展才智,于是毅然决定携妻梁氏迁往邓家蓢(即后来的万家蓢,今沙井万丰),另谋发展。之后,邓家蓢潘姓子孙繁衍,富甲一方,成为当地的望族,由此足见当时潘礼智的目光之深远,胸怀之宽广。
            
            怀德潘氏
            车子进入福永怀德的时候,窗外的阳光依然灿烂。曾经的乡村,已经没有丝毫的踪影了,人们想象中的稻田,已被成片的工业厂房、商厦、别墅小楼代替。在潘氏族人开村立业近800年间,怀德经历了怎样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街道的中心区,穿过一个熙攘的路口,我们就走进了怀德古村落。身后和左右都是宝安最常见的四、五层楼的民房,热闹的小门店、嘈杂的叫卖声,只有潘氏大宗祠置身世外,像一个遗世独立的老人,静静地坐在一张竹椅上,眯着眼,打量着繁华人世春去秋来。
            明代以前,这里一直临海湾,于宋景定年间(1260-1264)成村,现保存着9座古建筑,以潘氏大宗祠和梅桃松三公祠为标志,村内那口清代建的古井,至今还在使用。
            走进大宗祠,也就将所有的喧嚣留在门外了。宗祠也称“怀德堂”,始建于元至大元年(1311),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重修,现存为1991-1992年重修。三进三开间二天井二廊房,砖木石结构,属南方广府建筑风格,前后三堂为硬山式,灰塑船形正脊,琉璃瓦当门堂明间以花岗石雕饰贴面,板石门匾刻“潘氏大宗祠”为始建时原物。整座建筑采用灰塑、石刻、木刻和壁画等建筑装饰手法,雕梁画栋,显示出曾经的富丽堂皇。
            印象最深的还是一块石碑。潘氏“怀德堂”为了保护宗词,于乾隆四十五年(1780)在前厅右耳房外墙上,刻石开禁条,对违犯规定者责罚,“断不姑徇”,“禁:开场聚赌,贮灰放粪,积木堆柴,养鸭绹牛,张缯打禾,脱门放车,锁踞长住,毁狮破鳌,教习拳棍,擅放农器,经布打磨,长放烂轿”。并且声明,“且上条款,乃阖族公议所设,各宜凛遵。倘敢拒谏抗违,将他物件经从掷出,本人及家长一并责罚,不许入祠”。
            在宝安的宗祠内,这是我们看到的最完整、详尽的族规家训,当年祭祀时,族长以列祖列宗的名义高声宣读,族人都必须俯首恭听。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想,这也是潘氏家族能发展壮大的一个原因吧。
            在潘氏大宗祠的后面,还有一座谦吾公家塾,如大门对联所示:“谦能受益,吾善同人。”匾额为怀德潘氏十八代人、清贡士潘鉴容所书,字体雄浑有力。该屋始建于明末清初,清光绪年间(1875-1908)重修,二进院落,二厅三开间一天井二廊房,前厅外有七架梁结构,上有木雕人物故事驼墩、花草耍头和一斗三升结构。厅前是红砂石圆柱,木雕花草封檐板,博古正脊,脊中间雕花草梁架,内外山墙上部还有人物故事壁画。整座建筑的灰塑图案及壁画较多,保存尚好,看上去栩栩如生。
            在谦吾公家塾侧,就是梅桃松三公祠,为明代始建、清代重修,也是南方广府式建筑,砖木石结构,门堂明间上方以红砂石阳刻正楷门匾“梅桃松三公祠”,为始建时原物,厅内一碑记载了此梅桃松三兄弟的生平,被誉“孝子兄弟贤良千秋盛,敬母祠宗世代万年兴。”
            除了怀德村的古建筑群,行至白石厦村立新水库的东侧,还拜谒了潘氏的祖墓,墓主分别为五世祖潘义察、六世祖潘溱、七世祖潘辕。三墓自北而南平行排列,正西朝向,共用一个半圆形拜台,三墓案台为一矩形,相互有台阶连接,圆形祭台。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重修并立碑。
            站在墓前,逝去的一切犹如链条般重现,历史的画面鲜活而生动……
            
            诗礼传家
            据说,在潘氏家族迁至福永前,并没有“怀德”这个村名。相传潘氏先祖仲鉴公到此,依孔子“正名”、“名不正则言不顺”的观念,对村名极为重视考究。经过反复推敲和征求族人意见,遂把村名定为“怀德”,一是怀念宗族祖辈之德,开村立业发扬光大;二是潘氏家族要继承儒家文人之道德,并寓意世代流传。
            潘氏先祖自宋元时期迁至怀德开村立户以来,将诗书家风也一并带来并发扬光大,形成怀德千百年来特有的诗书文化氛围,世代出文人学士,文学家风甚浓。潘礼敬就是其中非常出色的一位。
            潘礼敬(1343—1428),号乐静,“以静为乐,其志高远”,故世人称之“乐静公”。他自幼聪颖过人,领悟能力强,好学上进,胸藏万卷。而且为人坦荡,旷达明智,待人接物和气蔼然,因此交游甚广,以乐善好施名闻乡里。正配何氏,生长子潘观察,次子潘义察;继配陈氏,生了三子潘文察,四子潘理察,五子潘顺察,以及一个女儿。继室陈氏是直隶扬州知府陈琏的姑母。
            潘礼敬性情恬淡,不求名利,只喜欢山水林泉,还建了一座雅室,名“乐静轩”。闲暇时,登轩独坐,吟诗度曲,饮酒抚琴,极尽雅致幽闲之乐。他通晓音律,歌唱的也好,每当酒酣兴发,常击节高歌。“倚声度曲,有绕梁之音,听者欢然。”陈琏在《乐静轩记》赞道:“公为人寡然恬静,以道自怡,不求名达。所居既擅山水园林之胜,有田可耕,有书可读,有蔬可茹,有桑可蚕,有牲鱼酒醴可供祭祀、待宾客。地僻景幽,轮蹄罕至,白日悠永,清兴满前,沙鸥水鸟之咏翔,渔歌野唱之响应,云帆风舶之往来,举不出于顾盼之外。或据榻而坐,或曳杖而行,野色横集,尘氛顿消,心与景会,其乐洋洋,因名所居轩曰乐静。”“暮龄,家事悉付诸子,世之尘虑不萦于怀。唤酒独饮,陶然而醉,醉而醒,笑傲海风山月间,纾其幽怀之趣。”
            这些都是潘礼敬怡情雅兴的写照,而且逾老弥坚。享寿86岁。
            明永乐十年(1412),潘礼敬毅然召集族人开局修谱,亲自执笔担任编修,特请外甥陈琏作序。
            “诗礼传家”已经成为怀德村千百年来的优秀传统。据统计,仅《潘氏系谱》中留存至今的诗、赋、记、说类文章就有90篇之多,其中,潘氏七世祖潘轸就有22篇诗文,是宝安至今留存诗稿最多的一位才士。
            比较有趣的是,古代怀德人在农耕渔猎生活中,以苦为乐,很喜欢将田园景观作为自己诗赋创作的题材,明清时期几负盛名的“怀溪八景”在这些才子笔下均有过生动描述。
            
            红色乡村
            自古以来,爱国主义传统也在怀德村生生不息。
            两宋时期,潘氏先祖就直接参与过抗辽、抗金和反元斗争,清代支持过抗英斗争。上世纪初,怀德又出了一位民主革命战士,他就是潘聪,又名潘柏孙、潘寿延,早年追随孙中山参加民主革命。二十年代初参加黄埔军校学习,在接受共产主义思想后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在国共合作和革命时期,他在福永、沙井一带积极组建农会并创建农民革命军。1924年4月26日,宝安县农民协会成立时,他任常务委员;第二年,国民党宝安县党员代表大会召开暨国民党宝安县党部成立,他被选为执行委员。
            1927年12月27日,宝安县第一次工农武装暴动期间,潘聪受中共宝安县委之命,与潘国华、陈绍芬等人率领第二大队工农革命军攻打县城南头。大革命失败后,他到香港避难,旋即组织和参加游击队,后多年在东江纵队中担任领导工作。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其女儿潘如云、女婿林志杰都参加了革命队伍。建国初期,曾任宝安南头中学第一任校长。
            民主革命时期,怀德村被纳为我党领导的农民革命根据地,梅桃松三公祠等就曾作过游击队联络指挥部,在此策划过农民运动斗争和多次革命行动。在那20年多年间,相继有40多人直接参加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主要在东江纵队。其间,为革命壮烈牺牲的就有潘国财、潘国佳等20多位革命者。
            潘国佳动员全家参加革命,连其老母亲也发动起来做革命工作,他的家是游击队的常驻之地,并曾做过游击队的指挥部,东纵领袖们在此策划、组织过多次战斗,成了可靠的革命堡垒和坚实据点;潘国佳作战勇敢,斗志坚强,1949年8月,在布吉战斗中壮烈牺牲。牺牲前为粤赣湘边游击纵队三团队长。
            到了抗日战争时期,不少怀德籍的海外华侨、港澳同胞及当地群众,纷纷以捐资捐物等方式,支持我军打击日本侵略者,如潘炳芬倾海外全家家财支持国内抗战;不少村民破坏日伪军侵华的交通要道,收粮藏物,阻挠日军入侵……
            经考证发现,福永先后有60多位革命志士参加过东纵和我党领导的其他革命队伍,其中,怀德村的革命志士就有40多位。
            走在怀德村,你会发现,这块土地的灵性与光芒,千百年来就闪烁不已,而且日积月累,正在源源不断地散发开来。
            
            万家蓢潘氏
            从怀德过去不远,就是万丰村了。以万丰今天的发展规模,你不得不佩服潘礼智当年的选择,他的眼光可谓独到,因为这里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
            蛋家蓢、邓家蓢、万家蓢、万丰,从这个地名的变化,就可以看到当地的发展是怎样走向繁荣昌盛的。
            远古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港湾,静静的茅洲河缓缓注入合澜海,海水直达大钟山(今万丰大边山)的山脚下,是一个天然的避风港。
            在广东沿海,珠江三角洲的沙田区和内河各支流生活着一个特殊的水上族群,他们生于江海,居于舟船,浮家泛宅,视水为陆。在盐民的眼里,这些人就像他们测试盐卤的鸡蛋,长年累月浮于海上,故被称为“蛋民”或“蛋户”。他们的先人可能是下迁于水的古越人,后来同化到南迁的汉族之中。
            为了躲避台风,这些祖籍阳江、番禺、顺德、南海等地的蛋民纷纷来到了大钟山脚下。天长日久,那片港湾逐渐成了蛋民的聚居场所,人们就称之为蛋家蓢。蛋民不被陆地的居民所接受,白天可以上岸出售鱼虾,晚上是要回船上睡觉的。由于许多蛋民到岸上固定的场地出售鱼虾,一时间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海鲜市场,叫蛋家蓢墟。
            元代,南方元朗屏山的一支邓姓人家,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据《邓氏族谱》记载,邓符协于北宋雍熙二年(985)中进士,当上了广东阳春县令,卸任后,游览至新安岑田圭阁山下(今香港锦田)一带,感觉风景秀丽、气候怡人,于是就决定在此定居。南宋时,邓符协的重孙子从光(万里公)迁到了元朗的屏山。这支邓姓是元朗一带的名门望族。之后,其分支继续迁移到了归德场的蛋家蓢。
            随着人口的不断繁衍,邓氏家族的日益强大,蛋家蓢就被改成了邓家蓢。
            当时村中邓姓、潘姓、叶姓、廖姓、莫姓、郑姓杂居,且常有姓氏之争。明万历年间(1573-1620),十世祖潘甲第改邓家蓢为万家蓢,意为潘氏后代兴旺发达,万世长存。后来,邓家的子孙迁到福永塘尾,其它姓氏也陆续迁往他处,万家蓢就成了只有潘姓的单姓村。现在万丰村后山北坡处还有邓氏四世祖益逊公的墓。
            清康熙元年(1662)实行迁界,万家蓢村民被迫背井离乡,外移他处。
            康熙八年(1669)始复界返乡。再后来,在合作化时期,潘植增、潘九根与陈树洪等人共同协商,将万家蓢村改名“万丰”,以表达希望“年年丰收,永世兴旺”的心愿。
            其实,这并不是美好的心愿,在潘氏族人几百年的努力下,邓家蓢也的确逐渐走向了“万丰”……
            
            耕读传家
               
            邓家蓢这块土地是由江河带来的泥沙在海湾内堆积而成的冲积平原,土壤肥沃,土层深厚,适合农耕。潘氏先民刚来的时候,这里还处在开发初期,自四世祖潘礼智起,万丰潘氏先人开始立围建村,辟良田耕种稻谷,日日训子课孙,提倡耕读传家,历世相承,孳孳不息。
            潘礼智,人称“文章翊世运”,有“吐凤之才”,这样聪明的一个人,可惜膝下无子,于是过继二兄潘礼敬的次子潘义察为嗣,遂为潘礼智的继承人,宝安潘氏五世祖。
            潘义察(1382-1460),号淡轩,天性广淳,一生好义,不以良田美宅为念,恒以造福子孙为怀。当时沙井等地海滨豪佑多为海商,无不弱肉强食。义察不齿这些行为,专以勤耕力作,勤俭持家,衣食而外的钱财即用以供子弟读诗书、明礼义。凡有国赋课税,他必率先缴纳,民间义举,必尽心尽力。所以,当时东莞县令萧毗陵举其为乡宾,每年例邀参与乡饮,以其仪型为人表率。士庶乡绅咸慕其高义,所到之处,无不受人尊敬。
            他娶梁氏,生了一个儿子潘毅;而七个女儿,均嫁入当地名门望族,蔡衡,冼克明,戴彦珍,文满容,冼存礼,郑泰,王僖皆为婿。
            礼部侍郎陈琏曾在《淡轩公七十加一华诞序》一文中,对这位表兄的为人大加赞誉,曰:“君生天性广淳,笃守天经,薄于世味,日以教子读书、笃农耕稼为务。岁入租谷有余,安其子毅奉养。暇则幅巾藜杖,逍遥徜徉园圃泉石间。或陟崇冈,仰视六合,俯视八荒。云霞之卷舒,海潮之荡漾,举在眉睫,超然埃盘之外。乡邑人士,莫不慕其高致焉。”
            潘义察去世后,时本县人奉议大夫、辽府长史黄结撰写的《明故处士淡轩公墓志铭》赞道:“凡今之人,惟利是嗜,惟力是角。猗欤处士,宁安义命,宁甘淡薄。邑之奇英,乡之仪型。惟后之成,善以有征。”
            六世祖潘毅,自幼好学,成为邓家蓢潘氏首位入县学者。他秉承父亲美德,躬耕自娱,自食其力,以竹自喻,虚心向上。每当暑伏天,耕读之暇,就在竹林溪上垂钓品茶。若有乡人故友来访,则呼小童汲溪烹茗,相与谈论乡情,流连忘返。久之,潘毅便以竹溪为号,乡人异常称颂。明景泰三年(1452)秋,礼部左侍郎陈琏在《竹溪记》中评说:“竹溪之号,不但闻之归德(即归德盐场,时辖沙井一带),宜闻之四方矣。”时人赞咏竹溪的诗文不少,多数是借物以咏潘毅公的高风亮节。他娶陈氏,生了两个儿子:潘辕、潘轸。
            潘辕也是一生不求官场富贵,唯爱山水陶情,深得当时卢太守的器重。他好农耕,乐于田园生活,不入城市,自有其淡雅志向。其弟潘轸,自少聪明有才气,读书有成,为官香山(今中山市),后迁居香山沙尾村。潘轸深受父、兄影响,身在官场却极厌恶声利,喜听溪涧之声。他常说:只要人生活得潇洒,何需黄金成堆。其高雅气节,至老不逾。正由于他淡薄名利,笑傲山村,喜欢闲云野鹤,清净溪涧,故自号“盘涧”。田园淡雅、高风亮节,皆自祖宗代代流传下来,至潘辕、潘轸这一代更为发扬光大,为家族的情操,为子孙后代的道德修养打下了坚实基础。
            潘辕之子潘山,在山岗松林中建房子,不出山,不入市,故号松巢。他以山水自娱,与友人唱和不辍,其中与员沙的张禺、顺德的洗洽以及江万里等文人交往甚密。娶靖康场名士戴江月之女戴氏为妻,生了四个儿子:长子潘楫,次子潘相,三子潘模,四子潘楠,后分为邓家蓢潘氏四大房,子孙繁衍,家声大振,成立一个独立支派,所以潘山有“四房祖”之称。
            自此以后,提倡耕读传家,自强不息,励精图治,已成为潘姓氏族传统、氏族精神,培育着一代又一代后辈子孙。
            
            理学乡贤
            之后数百年,潘姓氏族可谓人才辈出,九世祖潘楫,以治《春秋》为本,擅于诗词,深谙乐律,其才华与品德不但为族人,也为县人树立了榜样,成为宝安历史上当之无愧的理学乡贤。
            潘楫,号钟冈,邑廪生。少幼读书,文质彬彬,才华出众,治学严谨,对理学有较深的研究,曾得到当时令尹春湖公(孙学古)的赏识,著有《钟冈诗集》、《文房余稿》、《监议》等。他最大的成就是研究乐学,著有《律吕图说》。万历二十五年(1597)夏,中奉大夫、广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左布政使游应乾偶见此书,阅后深有感触,作序赞道:“有真见,可以破千古不决之疑,可以索千古不传之结”,参议大夫、翰林院编修袁昌祚也欣然为之作序。
            他参加《东莞县志》的修撰,功不可没,载入县志;还组织乡人修族谱,集资建祠,以光宗耀祖,鼓励后进,但事未完成,竟终天年。其治家治乡之道,收入《潘氏家谱》,传于子孙后代。
            娶夫人江氏,生了三个儿子:长子潘甲第,次子潘甲科,三子潘甲榜。他教子有方,其子潘甲第得父教,也治《春秋》,于嘉靖三十七年(1558)中乡试(举人),一举成名。特别是在后来的重宴鹿鸣中,潘甲第更是名噪一时,我们在后面一章再叙。潘楫以其子累赠乡进士、文林郎。
            明万历元年(1573),分东莞县立新安县。万历四十二年(1614),新安县在县城设立乡贤祠,经当时知县王廷钺批准,潘楫入祀文庙里的乡贤祠,成为新安县当之无愧的理学乡贤。现在的万丰村内,还有一座理学钟冈祖祠,为万丰长房始祖宗祠,就是为了纪念潘楫而建的。公园里竖着他的雕像,站在黑色大理石基座上,手持经卷,一副恬淡儒雅、神清气爽的样子,白色的长须似乎还在风中飘扬。
            万丰潘氏四房,繁衍至今,均在20传至28传以上。历史上为防战乱,天灾和人祸,也为节约土地,各房群集一处居住,就形成了一个大的自然村落,福镇围围墙就是他们的村防设施。围内原建筑大多已被现代住宅所替代,仅存中轴线的中巷及尽端的庙宇、围墙一段和建在墙上的箭楼一座,都是青砖垒砌,从砖的规格和形制来看,应是明代遗存,属于广府围围墙的代表,极为珍贵。中巷路面的石板铺面已改成了水泥路,位于北端的庙宇是一个单开间的单层小庙,清代风格。村中的围门、箭楼和围墙,其防范作用与土楼相仿,凡遇有天灾人祸,由各房派人驻守,保卫家族的安全。情势严峻时,全族人都集中在这里,备战备荒,誓死相守。
            但他们之间的界限也很明确,有“街”、“道”相隔,而且各房还建有各自的祠堂和活动中心。除了理学钟冈祖祠,还有理学述冈祖祠、圣学祖家塾,轸公家庙三座支祠和一座潘氏宗祠。
            万家蓢路的北侧就是潘氏宗祠了,堂名为“钟山堂”。潘甲第在《重修荥阳家谱序》中记述:“先考钟岗公……曾具疏请叔祖父以下醵香建立宗祠,尝祖供祭,续谱牒,有志未逮而卒。余叔祖率诸弟鸠工,宗祠告成。”据此推测,潘氏宗祠始建于明嘉靖年间(1522-1566),清同治十三年(1841)重修过,1987年由合族裔孙捐资再度重修,基本依原样,为宫殿式建筑。
            昔日祭祖、议事的祠堂,如今已成了老人活动中心,每日都有数十老者在这里玩乐。他们与祠堂一起慢慢变老……
            
            鹿鸣鹰扬
            走出潘氏宗祠,在理学之风盛行的村落里踟蹰,我们将凝视的目光落在更远的地方,落在当年重宴鹿鸣那宏大而荣耀的场景中。
            清嘉庆《新安县志》记载:“明潘甲第,万历戊午重宴鹿鸣;国朝麦世球,雍正癸卯重宴鹰扬;曾文韬.新桥人,雍正乙卯科重宴鹰扬。”鹿鸣和鹰扬是科举时代放榜之后的庆功宴,而重宴鹿鸣和重宴鹰扬是一种特别的恩宠和待遇,作为功名记载在县志之中。潘氏族人的荣耀到潘甲第这一世,达到了高峰。
            那鹿鸣和鹰扬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还得从古代的科举说起。古代官员是通过科举来选拔的。古代科举和今天的高考分文、理科一样,为文、武两科,分别选拔文、武职官员,鹿鸣表彰文职官员,鹰扬则是表彰武职官员。
            考试分三场,每场三日。当年可不像如今的高考在宽大的教室里进行,他们囚在一间间逼仄的号子房里,只有四平方的样子,进场后就不能出来,困了伏在桌上睡,醒了继续考,饿了,有家人经过检查送进来的饭菜,一场三天两夜,直考得人昏头昏脑,三场下来,其艰辛可想而知。难怪《儒林外史》中那位屡考屡败的范进中举后会发疯。
            考后正式发榜叫做正榜,正榜所取的是本科中式举人,另外每正榜五名取副榜一名,称为副贡生,以后可能免岁科试而直接参加乡试。凡考中的举人,应谒见荐卷的房师及主考的座师,自称门生,拜主考为座主。每次乡试结束以后,州县长官要设宴,宴请主考、执事人员和新科举人;宴会上要唱《诗·小雅·鹿鸣》歌,跳魁星舞,因而美其名曰:鹿鸣宴。
            鹿与禄谐音,古人常以鹿来象征禄的意思,有禄就能升官发财,这是人们追求的人生理想福禄寿之一。古人比较含蓄,不会把升官发财常挂在口上,因为这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思想是有距离的。
            鹿鸣,这个风俗从唐代设科取士就有了。据《新唐书·选举志上》载:“每年仲冬……试已,长吏以乡饮酒礼,会属僚,设宾主,陈俎豆,备管絃,牧用少牢,歌《鹿鸣》之诗,因与耆艾叙长少焉。”由此可见,鹿鸣宴的目的是“耆艾叙长少”,有尊老爱幼的教化功能,也使官场关系网的编织进一步合法化。
            明清时期还特别规定,举人于乡试考中后满六十周年,重逢原科(同一干支之年)开考,经奏准,与新科举人同赴鹿鸣筵宴,称为“重赴鹿鸣”或“重宴鹿鸣”。
            重宴鹿鸣是一个极其难得的功名,不是举人就能取得的。要重宴鹿鸣,一要少年得意,最好在二十岁以前中举;二要高寿,至少活到八十岁。在“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代,能活到重宴鹿鸣的年龄,确非易事。因此清代嘉庆二十四年(1819)以前四百六十一年间,新安县只有潘甲第被赐“重宴鹿鸣”。
            潘甲第,字伯登,号肖冈,乡贤潘楫之子。他是个孝子,以“躬耕供母”美称闻名乡里。初次任职是保昌县教谕,转署海丰县教谕,后升湖广衡州耒阳县知县。任职耒阳县期间,前一任知县遗留十余万斤粮的空额,竟由潘甲第承担责任。因此,潘甲第被降职改任福建都转运盐使司经历。但潘甲第并未因此情绪低落,而是心胸豁达,诚恳工作,不久,即升任广西寻州府贵县知县。直至79岁,潘甲第才谢政归田,从政时间之长,年龄之大在宝安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当时的沙井一带,潘甲第是较富有的士绅,在维护封建伦理方面也颇有建树。他主持重修宝安潘氏家谱,治谱严谨,不随意附会,特别对宝安潘姓始迁祖潘英甲以前属何派,不妄下结论。他认为:“夫世既远,支分派别,或仕官,或商旅、或避乱,各见乐土而家焉。九州疆域,何处非潘!历今千年之后,而欲追认一一何支何派,难也。”他还亲往南雄,考察始迁祖潘英甲的祖居地。万历元年(1573),潘甲第和汪桂等出资在三都大钟山下创建黄孝子祠,祀东晋孝子黄舒,还在三都云林墟侧建四侯祠,祀知县曾孔志、陈榖、彭允年、李铉。在著述方面,潘甲第也成就颇丰,有《遐方迩言》、《宝安堂集》等作品,可惜今已失传。
            万历戊午年(1618),重逢原科开考,正好是潘甲第考中举人60周年的纪念,按照惯例,经奏准与新科举人同赴鹿鸣筵宴。在重宴鹿鸣的典礼上,他说了不少勉励后进的话。那年的鹿鸣宴可谓喜上加喜,轰动一时。
            96岁时,潘甲第端坐而逝。生了两个儿子:长子潘震,迁往福田石厦村;次子潘燕,迁往香港洲头村。
            鹿鸣与鹰扬,确实是诗意的名字,它们都来自中国诗歌鼻祖《诗经》,用它们来命名宴筵,真正的风雅,大概只有饱读经书的士大夫们才能想得出来吧!
            
            理想家园
            历史学家葛剑雄在《寻找远去的家园》中说,在任何一个时期人类的家园,它总会离开我们,而且会越来越远,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寻找它呢?它曾经是我们走过的路,是我们人类的童年,所以保留这样的记忆,有一种人文上的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越来越珍贵,所以我们保留它,不一定有多少物质上的财富和价值,但它有一种精神,这是我们人类的一个历史,我们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
            
            在寻找潘氏族人足迹的过程中,最让我们艳羡的还是那样一些乡儒,他们生活在自己的理想中,并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建立了一个理想家园。
            当时的邓家蓢是一片“幽谷茂林,蹊径茅塞”之地,低凹处“水草丛生,鸥鸟咸集”。潘礼智所面临的几乎是一片未开发的处女地,加之土地贫瘠,生活环境极为严峻。他们付出的要比常人多得多的努力,才能获得起码的衣食之源。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勤耕力作,开创基业,潘氏家族形成了勤苦而奋进的创业精神。
            一片新土,就这样在他们的手中开拓出来了。
            依托着古老的江水,在江水缓缓流过的山湾,渐渐形成了一座村落。村落隐蔽在高高的围墙和参天古木中,外面是平展的土地,金黄的稻谷随风摇动;村落里一条长长的青石街,家家是精工细作的门楼,门楼通向深深的庭院,庭院是精心设计过的,漏墙、花窗、画栋与飞檐,古典而华丽;庭院里一间宽敞的书房,窗前是一池清水几片山石,依着山石的是三两丛芭蕉,芭蕉的长叶掩映了砖砌的小径,小径上是斑斑点点的苔痕。书房里的匾额题写着“耕为本务读可荣身”,记录了潘氏家族几十代人不变的信仰,信仰就像书房外的蕉叶永远庇护着一片精神的绿荫。
            这就是乡儒们的理想家园。在这片绿荫下,晨昏朝夕面朝书架上一匣匣的古书,经、史、文章、辞赋,他们的吟诵之声,传遍乡村的每一个角落;乡村的每个角落都因为这读书声而儒风飘飘。
            他们就是在这样的理想家园里生存的人。可不要简单地认为他们是什么文人,他们身为农家,前几天还在土地上耕种,刚刚放下犁耙和锄头,手上的老茧还在。但是,农闲时他们却坐在书房里,打开发黄的书本,沉浸到子曰诗云中。这些从土地回到书房的乡儒们,在读书和耕种之间找到了一种平衡和完美的结合。他们通过土地上耐心而勤勉的劳作自给自足,但他们是一些有理想的农夫,他们知道温饱富足,知道这是生存的根本,他们更知道温饱富足之后,读书能够给予生活另外一种趣味。什么是“荣身”,乡儒们知道,并非仅仅让自己荣耀,而是要在平常的日子上开放出一朵生活之花,从而活得有光彩有精神。
            夜晚,月白风清,读书的时候到了。乡儒们手执书卷,相约村庄里某座大书斋,开始谈诗论文。
            潘魁名就是这样一个乡儒,他在自叙家境时说:“有屋五间,可以避风雨,田园三四亩,以资衣食。”幼年读过私塾,天资聪颖,“聪记强识,过面不忘。”早年参加过业举活动,但未能成功。不久,就打消了仕途之念,“襟怀磊落,寄情山水。”后来执教于宝安各地,族人潘颍田、潘鉴蓉等人都是他培养出来的拔萃人才。潘魁名性情恬淡,不逐名利,生活“凡有拂志不舒”之时,便“发诸吟咏,藉题消遣”,赋诗一成,即“愤懑气散,顿忘怀得失矣。”他的书房中悬挂了一幅自撰的对联:“掩口不谈乡曲事,潜心惟会案前书。”著有《存亦诗稿》传世。潘魁名爱读书,亦爱藏书,除典籍之外,尚有不少“山水舆图,水贝扶乩”等杂书。乾隆二十六年(1761),他倾其所藏,在宝安县创设了赞廷书馆,当时曲江儒学教谕曾煜,陕西西乡县正陈振等都到宝安访问过赞廷书馆。
            经历了康乾盛世,万家蓢潘家开始过着安定的小康生活了。
            相对怀德大宗而言,万家蓢潘氏称之为礼智房义察派,因而福永怀德的龙堂大门外挂“潘氏大宗祠”的牌匾,沙井万丰的钟山堂只能挂“潘氏宗祠”的牌匾;对万家蓢小宗而言,它是由四大房构成的独立的潘氏家族,在他们族人的共同努力下,这一支已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了。
            让青山绿水在我们的心里久久回荡,让理想家园留在人类梦想的天空,然后,打开尘封的记忆,走向历史的深处……

来源:http://bagxt.baoan.net.cn/wz_Print.asp?ArticleID=1031

 红灯香儿  

广居里:清新南冲潘氏百年古屋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金色分隔线 - 红灯香儿

寻根、族谱核对接、人文交流或联系新丰县城文化路十号《岭南潘氏荥阳书院》电话0751-2256870 邮编511005

  评论这张
 
阅读(9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