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潘氏宗亲网|潘氏研究...潘氏文昌网

集寻根问祖 潘氏宗亲资料收集介绍 仅供..... 门 ....族人阅览学习交流

 
 
 

日志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2010-09-23 13:56:17|  分类: 伯澜公后裔人物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潘伟,清远市、连州人、广东翁源开基祖伯澜公后人,现任广东省清远市政协副秘书长,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理事。之前任清远日报社社长兼总编辑。
摄影简历:
2000年,开始学摄影,并在《清远日报》上开设摄影图文专栏(每周一期)至今。
2005年,《民间一瞥》入选首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2005年,摄影论文《我的图文专栏实践》发表于《中国记者》第一期。
2006年,《民间一瞥》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2007年,《稻草人——中国农民的大地艺术》入选首届巴黎世界摄影双年展。
2009年,《天工开物?古今版》入选第五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稻草人———中国乡间农民的大地艺术


     山绿了,鸟来了,稻草人又出现了。
     在田野,在园圃,在房前屋后,都有稻草人在“执勤”,防山雀吃谷子,防候鸟吃种苗,防老鹰抓小鸡。
稻草人原是农业社会的产物。
     如今的稻草人,不再是一根棍子扎上一捆稻草,再戴上一顶破草帽;如今的稻草人,处处流露出工业文明的痕迹,以及现代社会的元素和符号。
     在西方,巴黎举办稻草人节,布鲁塞尔举办稻草人作品比赛,都是当代艺术家的行为。而在东方,中国的农民都是民间艺术家,他们制作的稻草人,其想象力不亚于西方艺术家。我在粤西北拍摄下来的这些稻草人,不是摆在市政厅广场上供评比和放在艺术馆里供观赏的艺术作品,而是吓鸟的用具,是稻草人的本意。当然,作为艺术品观之也未尝不可,这也是乡间农民的大地艺术。
     从打鸟、捕鸟到吓鸟,乡间农民又经历了一次思想观念上的转变。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耕/耙/踏车/筒车/拔车/水碓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明代) 宋应星 图/文
御厨玉粒正香,而欲观耒耜①;尚宫②锦衣方剪,而想象机丝③。
摘自《天工开物·自序》
注 释:
①耒耜:古代起土的农具,上部曲木为柄叫“耒”,下端起土部件称“耜”,如图。亦泛指农具。
②尚宫:皇宫。
③机丝:织机和丝帛。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或弛或张测浅深 忽高忽庳定前后
(当代)潘伟 图/文
  传说神农氏“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是在尖头木棒下部加一横木构成,以便用力起土;耜则是在耒之基础上,加上扁平刃板形成铲形农具。耒、耜是两种最古老之挖土工具。
  唐代陆龟蒙《耒耜经》,并非写神农氏所发明之“耒”、“耜”,实际上是指耕犁。
  我国和埃及、波斯诸农业古国,早在三四千年前就有了牛拉之原始木犁。古代地理著作《山海经》说:后稷之孙叔均始教牛耕。学者普遍认为,我国春秋时期始用犁耕(铁犁)。唐代,轻便灵活之曲辕犁逐步替代笨重且回转费力之直辕犁,从此我国传统步犁结构基本定型。应星兄所绘制之《耕图》便是曲辕犁。世界上传统耕犁有六大类型,其中我国曲辕犁最为先进。先进在哪些方面呢?曲辕犁之犁评、犁箭和犁建三者有机结合,将调节耕地深浅规范化,便于精耕细作。同时,曲辕犁工艺设计完美,符合“均衡与稳定”、“变化与统一”、“比例与尺度”等美学规律,我们的祖先在创造工具之同时,也在创造着艺术!十七世纪荷兰海员将曲辕犁带回欧洲,诱发欧洲农业革命。
  当今之机引犁五花百门,其主要结构和基本设计仍不出我国古木犁之原理。
  (甲申年谷雨摄于湘南江永)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明代) 宋应星 图/文
凡一耕之后,勤者再耕、三耕,然后施耙,则土质匀碎,而其中膏脉释化①也。
摘自《天工开物·稻工②》
注 释:
①膏脉释化:肥料分化。
②稻工:稻田之耕作。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耕后耙田农器多 方家亦难辨清楚
(当代)潘伟 图/文
  元代农书《种莳直说》:“古农法,犁一耙六。今日只知犁深为功,不知耙细为全功。”
  耕而后耙。耙的作用是什么呢?唐代陆龟蒙说是“渠疏之义,散坺去芟”。用现代的话说,就是疏通泥土,除去杂草和残茬。
  话说一九六三年底,粤北连州古城之郊龙口村,出了一件天下大事:一座西晋永嘉六年(公元312年)之古墓中,惊现黑陶犁田耙田模型!模型有田,形长方,四角各有一漏斗状设施,中间纵贯一埂分田为二,一田有人驶牛犁田,一田有人驶牛耙(耖)田。
  学界普遍认为,魏晋南北朝为中国农业精耕细作技术成型期,以铁犁牛耕为其典型形态。而“耕后有耙,耙后有耖”之水田耕作技术体系形成和扩展,推动了南方农业对北方农业之历史性超越,导致了全国经济重心南移。连州出土之西晋犁田耙田模型,是专家必举例证。模型曾送京参加全国文物展,现存广东省博物馆。
  在连州出土之西晋犁田耙田模型中,就有六根长齿的耖。这是中国目前发现最早之“耖”。
  《东鲁王氏农书》认为,耖是疏通田泥器,上有横柄,下有列齿。人以两手按之,前用畜力挽行。一耖用一人一牛。其形制与今粤北农民仍普遍使用之铁耙相似。
  “耕”然后“耖”,难道从西晋至今粤北水田耕作没有“耙”这一环节?
应星兄绘制之“耙”为“方耙”,今在黔南等地仍在使用。方耙“桯长可五尺,阔约四寸,两桯相离五寸许。其桯上,相间各凿方窍,以纳木齿。齿长六寸许。其桯两端木栝,长可三尺;前梢微昂,穿两木梮,以系牛挽钩索。”“凡耙田者,人立其上,入土则深。”元代王祯先生对方耙之描绘于今无大异,不同之处是今用铁齿。
  南粤等地还有一种耙叫“辘耙”。辘为五棱,两端横贯二木,前后并以两木联之,成广方形。耙田者依然是人立其上牛力挽行。下造常用辘耙,以资压埋上造禾蔸荡平田面。辘耙之功能又与古农器碌碡、砺礋相似:“独用于水田,破块滓,溷泥涂也。”
  天工开物,时空变迁。同名异物,同物异名,不足奇也。
  (丁亥年大暑摄于粤北连州)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踏 车

(明代) 宋应星 图/文
其湖池不流水,或以牛力转盘,或聚数人踏转。车身长者二丈,短者半之。其内用龙骨拴串板,关水逆流而上。大抵一人竟日之力,灌田五亩,而牛则倍之。
摘自《天工开物·乃粒第一》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以人运车车运辐 踏水浑如在平陆
(当代)潘伟 图/文
  翻车,是一种刮板式连续提水器械。又名龙骨车,东坡先生有诗句形容生动:“翻翻联联衔尾鸦,荦荦确确脱骨蛇”。
  翻车可用手摇、脚踏、牛转、水转或风转驱动。
  据《后汉书》记载,东汉宦官毕岚是翻车的始作者,而三国时期之魏国机械制造家马钧只是翻车技术的改进者。反正没有发明专利,翻车是哪个古人发明的谁都不会在意。但翻车肯定是中国人发明的,欧洲到了16世纪才直接模仿中国之设计制造翻车。
  唐宋年间,翻车已成为我国普遍的常用农具,由朝廷发布标准设计样本,规格标准化制造。
  “翻车”是如何排灌的呢?清代的蒋炯先生有一首《踏车曲》写得准确且精彩,不同潘某搜索枯肠了,兹录来配我与应星兄之两幅《踏车图》:“以人运车车运辐,一辐上起一辐伏。辐辐翻水如泻玉。大车二丈四,小车一丈六。小以手运大以足,车心车柱两相逐。左足才过右足续,踏水浑如在平陆。高田低田足灌沃。不惜车劳人力尽,但愿秋成获嘉谷。”应星兄刻制之图是踏车灌溉,配曲浑然;我拍摄之图乃踏车引海水晒盐,配曲不完全贴切。
公元1938年,中国“翻车”技术再次传入美国,用于大盐湖抽水结盐晶。
在水泵发明之前,“翻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抽水工具。
(戊子年大暑摄于粤西东海岛奄里村)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拔车①

(明代) 宋应星 图/文
其浅池,小浍①,不载长车者,则数尺之车。一人两手疾转,竟日之功,可灌二亩而已。
摘自《天工开物·乃粒第一》
注 释:
①拔车:一种用手转动的水车。 ②浍:田间水沟。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古老拔车劳双手 竟日之功灌二亩
(当代)潘伟 图/文
  拔车,又名手摇龙骨车,是在手摇翻车基础上改造的小型手摇提水灌溉器械。一人能提水,一人可扛走,拔车小巧轻便,故粤地农民称之为“车仔”。“车仔”扬程三尺,近水低田最为适用。
  拔车虽说结构简单,却运用了链轮传动、翻板提升之工作原理。拔车即可灌溉,亦可排涝。
  拔车发明于明代,至今已数百年,很古老了。“古老当时兴”是一句粤方言俗语。为何又“当时兴”呢?实用。当地农民告诉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包产到户”,每家分得几亩田,遇天旱要灌溉,拉电线安水泵太麻烦,成本又高,还是用老祖宗传下来的“车仔”便利。于是农家“车仔”又“时兴”起来了。
  我拍摄过两种拔车,其制有小异。异在岸上之大转轮:一为单竹牵动运转,一为双柄互动运转。应星兄说:“一人两手疾转,竟日之功,可灌二亩而已”。
  不费能源,便费力气。好事古今难全。
(戊子年之秋摄于粤北清新)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筒 车
(明代) 宋应星 图/文
  凡河滨有制筒车者,堰陂障流①,绕于车下,激轮使转,挽水入筒,一一倾于枧内②,流入亩中。昼夜不息,百亩无忧。
摘自《天工开物·乃粒第一》
注 释:
①堰陂障流:筑堤阻挡水流。
②枧:水槽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水激轮转筒兜水 次第下倾灌田稻
(当代)潘伟 图/文
  筒车,又叫“水转筒车”,一种以水流作动力,取水灌田之工具,为我先辈之杰出发明。筒车古而有之,唐代陈廷章曾作《水轮赋》咏之。
  筒车之制作简单而科学:以竹或木制成一个大型立轮,由一横轴架起,随水流自行转动。立轮上所缚竹筒,低可舀水,高可泻水。宋代诗人梅尧臣作《水轮咏》,把筒车取水之原理“咏”得很清楚了,咏曰:“孤轮运寒水,无乃农自营。随流转自速,居高还复倾。”
  欧洲也有水车,其技术当然是从我国引进的。
  现代农业之大势为机械化和产业化,还有农村使用古老之筒车吗?有,当然有。粤西云安县有条江磅村,百余人口。村边有条水圳,长不过一里,却装有二十余架超小型筒车,吱吱呀呀地旋转,提水灌田,扬程不足三尺。当地农民说,一筒车每日可灌两亩田。
  问其历史,村民说,不过二十几年工夫。话说半个世纪前,村边罗坪河有几架直径数米的筒车,灌溉全村稻田,后以水轮泵代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分田到户,一家几亩水田,用水轮泵成本过高,用筒车水量太大,不如每家做个超小型筒车,不必“堰陂障流”,简便又实用。超小型筒车以竹编制而成,每年一换。
  如此古老再新生之“筒车仔”群,当代或许绝无仅有,明代应星兄大概也没有见过。
(丁亥年小满摄于黔南罗甸)



以农为本的传播物证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的农业大国。早在17世纪,就出现了《天工开物》这样一本被称之为“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该书收录了农业、手工业和工业领域当中一百多项生产技术的工具和名称,用图文并茂的方式描绘其形状和工序。到19世纪,这本书的影响已经通过多种文字的译本传播到全世界,对全球的生产工艺的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
    由于该书的作者宋应星有“反满”思想的嫌疑,原著在中国的清朝初期即失传,现在能够找到的明朝最初的原刻本存放在法国国家图书馆。几个世纪后,广东《清远日报》的潘伟先生按图索骥,借用工作之余的机会,遍访各地的农业生产现场,不辞辛劳地用他的照相机为我们呈现出“天工开物”的现实影像,从而提供了这一中国古代传统农业文明的物证。
    摄影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项纪录的工艺。从历史考证和现实考察的双重约束出发,潘伟先生的摄影创造空间是非常有限的。因为不能随心所欲地重新组织影像,而必须用现实影像来印证历史图本,要按照规定的内容来抓住拍摄对象的本来面貌,即通过拍摄对象的位置,取景角度,光照强度和镜头焦距来说明对象。这些看似简陋的农具,透露出中国人实用理性的智慧,把生产劳动和自然环境融为一体,把力学原理、实用性和想象力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潘伟的作品复原了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叠影。
    《天工开物》是一个生产技术体系的集大成,书名取自《易?系辞》中“天工人其代之” 及“开物成务”。中国人较早开始发明和使用技术尤其是农业技术,从材料属性到工艺流程,从生产方式到资源对象,中国文明的物质基础和工艺形式通过这本书有一个较完整的形塑。中国农业文明的形塑是如何产生的?体现在什么地方?它如何形成中国人的生活环境和生活习惯?如何产生了集体合作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如何通过这种农业技术的扩散和相应的社会组织建立制度和机构?为什么迄今中国人还能保持传统农业社会的习性?《天工开物》留下最初的现象纪录的印刷版本,而潘伟的影像作品在今天则继续向我们予以提示和揭示。
    作为一个早熟的文明大国,在先秦百家时期,中国先贤就展现出对人的思想和行为的高度复杂性的探讨。在“天人合一”的世界观指导下,中国人对自然的渴望较早就转向了物质世界,充分认识到农业技术的作用,因地制宜地创造出农业生产过程中的方法、手段和方式,以农为本成为从此以后的社会指南。中国古代的农业技术,虽然能量的转化规模较小,但基本上可以维持一个有结构的生产制度和社会制度的循环。这种农业生产关系,不但确认了中国农业社会内在关系的技术模式,而且也是一种体现中国人与自然环境和生产过程相统一的一种模式,形成一个技术和程序相互协调的整体。
    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技术的本质在于扩散,并在扩大再生产的基础上准备新的技术创新。不过,潘伟先生的作品还是使我们感到吃惊:一些已经有几百年甚至更长历史的生产工具今天还在继续发挥作用。我们知道,正是这种农业技术的运用,生产的经验,对环境的认知和对世界的解释综合形成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文明。这说明顽强的文明始终是要固守本土,从而形成生产力差异的界限,发达和不发达的区域差别以及从文明的本土性当中滋长出来的主体归属感。同时也说明,我们还继续处在从小生产文明向大生产文明的过渡环节中。本文来源:http://new.cphoto.net/chinese/mnopq/panwei/02.htm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副院长暨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陈卫星
 

伯澜公裔孙潘伟简介、潘伟摄影作品欣赏 -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潘伯澜后裔联谊书院 - 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潘氏伯澜公后裔联谊

  评论这张
 
阅读(5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